重要資訊
我們也有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wineschooltw

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陣子參加由Bordeaux Wine Bank主辦的Château Palmer品酒會,講談社的HP擔任翻譯。許久沒有喝到一系列的Château Palmer,早已期待,此回更邀請到酒莊代表Bernard de Laage,相信能拿到更多第一手的消息。

對新手來說,BWB是值得介紹的新「酒商」,但更精確地說,它是只賣Bordeaux葡萄酒的大盤商。波爾多葡萄酒銀行(Bordeaux Wine Bank Group, BWB)是極少數可直接從酒莊進貨,不經盤商的第一手酒商,除了提供波爾多級數酒現貨,由它認證的OWCOriginal Wooden Case,原廠木箱),還可安排由拍賣會回售,除了保證貨源,對葡萄酒投資而言,也算保證獲利了。位在晶華酒店的BWB,每日提供多款葡萄酒單杯品飲,五大是少不了的,平時約有超過40款酒提供單杯品飲,一軍、二軍都有,很齊全。

因在場皆是葡萄酒文字工作者,已對Château Palmer有初步認識,Bernard直接破題解說2011年份的特性與氣候。2011年份綜合其它報導,並非好年份,溫暖的春季與相對不炎熱的「經典」夏季,七月仍感涼爽,九月初即開始收成,整體來說是成長快速、以致可提早收成的年份,Merlot9/10採收完成、Cabernet Sauvignon9/17開始採收。Bernard認為2011不如20092010的宏大,但也有相對較優良的果實。當然,他也不避談發生於六月、九月的兩次冰雹,六月的冰雹因仍在開花初期,僅是落花(也因此產量減少1/3),九月冰雹則襲擊已成熟的果實,但Château Palmer認為葡萄品質未受影響,所有村子以Saint-Estèphe影響最大。

接著是酒莊的變「革」,Bernard認為目前Château Palmer的改變,都是一波波精準的「革命」,淘汰舊有設備只是小步驟,針對葡萄園的改變更必須是長時間的持續改變。釀酒使用多個較小釀酒糟,讓酒莊能更精準抓出micro-climat對於各小塊葡萄園的影響,人工與機器逐粒篩選也是增加篩選效率;另外,從十年前開始持續研究土質,針對表土(2 ~ 5㎝)、較深的裡土進行氮測定,了解肥料深化程度,並逐步改用有機或自然動力種植(目前已有部分葡萄園使用),都是目前正在進行的改變。


winescho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Ch. Palmer Ch. Palmer在台灣擁有極高知名度,許多酒迷對它也絕不陌生,畢竟這是一間有三級之名,卻有「超超二」實力的名莊。每年的波爾多預售,左岸紅酒自五大以下,報價最高的通常就是Ch. Palmer。最特殊的是,這間酒莊位在瑪歌村,葡萄園中卻種有接近一半的梅洛(47%),在公認適宜種卡本內的土地上種梅洛,讓梅洛在Ch. Palmer的混調中占有一半左右的比例,這在左岸極為特殊,也讓Ch. Palmer在卡本內的肌里與結構中,仍有細緻與華麗。

Ch. Palmer的代表Bernard de Laage,日前「經過」台灣,順道為台北的BWB(波爾多葡葡酒銀行)舉行了兩場品酒會,共開出Ch. Palmer 95, 98, 00, 02, 05, 06以及4Alter Ego。這兩場品酒會是接連舉行,但Bernard講的內容卻是完全不同。第一場中,由於參加的人許多都從事葡萄酒文字工作,因此發問踴躍,討論也不限於品飲酒款。像是Ch. Palmer 61在澳門換塞,就是話題之一。Bernard透露,在600瓶換塞的酒中,有12瓶是氧化,另外23瓶有一點corked,最終酒莊是用了16瓶酒去補滿其他液面減損的酒。他認為,即使過了半世紀,61 Palmer依然ok是否能喝?決定在軟木塞與保存環境,而澳門葡京酒店的那一批酒,狀況很好!

第一場的討論內容非常多,從2011年的氣候表現(六月與九月的冰雹),一直到2011產量大幅減少,都有詳細說明。同時也有聊到,在好的年份(陽光充足的年份),像是050910,酒在年輕時表現的是氣候,這很可能導致酒的單寧強勁;要過幾年,terroir的影響才會出現。此外,Bernard還提到一些61之外的不錯老年份,像194547535962667071(裕森)。

Ch. Palmer的漫長歷史,基本上可分成General Charles PalmerThe Péreire BrothersThe Société Civile三個重要階段。第二場中,Bernard簡短的開場後,省略了那150年的漫長歷史,從Alter Ego的試飲開始(很有趣的是他一直用seduction來形容這「另一個我」),進而比較Ch. Palmer0206。比較細分成氣候、熟度、色澤、氣味、單寧等面向:06的年輕不在話下,Palmer一些成熟後的香氣,也可從02聞出。不過這樣難得的酒莊解說,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把握,品酒會跟分母會,自然沒什麼不同。Bernard還花了許多時間,對於98(一個非常經典的右岸年份)提供來自「左岸」的解釋:梅洛比例高的Ch. Palmer,當時採收梅洛時ok,但是較晚熟的卡本內,收成時卻是下了雨,讓98的表現,受卡本內影響,在過去10年幾乎就像sleeper,直到去年才甦醒。

擔任這兩場翻譯,覺得自己有些地方需要改進:像是第一場的內容中,Ch. Palmer近日對於葡萄園的「革命」,在土質測量與改造部分,內容就沒有完全掌握,像是氮測量之類的;其他一些關鍵字,像是分析年份時提到的verasion(葡萄成熟時變色),明明有聽到,卻沒有準確翻出來。至於第二場,我不太清楚是因為天氣變熱或其他原因,有些酒友似乎很在意喝,吐桶內幾乎沒有酒。還有人特別準備了小瓶子,將酒分裝。相對來說,第一場的酒,同樣的份量,很多酒友卻是猛抄筆記,許多酒最後是留在杯中或吐桶,對酒的想法顯然不同。

winescho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