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單:

1. Leasingham (Clare Valley)
2. Jim Barry Armagh (Clare Valley)
3. Wynns Coonawarra Estate Michael (Coonawarra)
4. Brand’s Stentiford’s Reserve Old Vines (Coonawarra)
5. McWilliams Maurice O’Shea (Lower Hunter Valley)
6. Rosemount Estate Balmoral (McLaren Vale)

這個品酒會自年初就計劃要舉辦,但一直到前幾個月H大哥慷慨提供他幾年前從澳洲扛回來的酒給我們後酒單才敲定,然後選擇在天氣逐漸變冷而且適合喝紅酒的週末舉辦。這一兩年常在葡萄酒報章媒體上看到澳洲酒即將(或已經)成為美國與英國最大葡萄酒進口國,這對世界上兩大產酒國法國與義大利情何以堪。70年代與80年代加州酒在眾人注目下發展迅速,一下子就變成新世界酒的代言,當時曾對法國酒與其他產區的酒造成不小的威脅。90年代澳洲(與紐西蘭)用同樣的模式攻佔各大賣場與超商,最近像Yellowtail更是捲起另一個澳洲酒的風潮。

其實整個澳洲酒的葡萄園種植面積跟法國Languedoc區差不多。加州酒從前標榜濃郁果香與厚實的口感,在當時比法國酒與其他像義大利酒或西班牙酒討喜。澳洲酒標榜也是濃郁果香與柔順的口感,把苦澀的單寧用魔法般的柔化,相較之下比加州酒更加順口,因此越來越多人喜歡喝澳洲酒。但是澳洲酒的成功大多是因為幾個大酒商的行銷策略一同把澳洲酒推上國際舞台。

這幾年當平價的澳洲酒在市場上頻頻受到大眾肯定時,高價酒也受到酒評家的肯定。酒品像Grange,Henschke’s Hill of Grace,Jim Barry Armagh與Wynns Michael 等在國際上已經成為收藏家追逐的品項之一,價格也跟著水漲船高。然而澳洲酒有今天的地位,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澳洲酒廠發現當地的土壤與環境很適合種植法國北隆河區的葡萄品種Syrah (很多人稱之為Shiraz),而用Shiraz葡萄釀造出來的酒不但果香濃郁而且單寧厚實但卻不咬舌,並且有很長的陳年空間,所以很多澳洲名酒都是用Shiraz葡萄釀造出來的。

在年份上因為澳洲釀酒區域有澳洲東岸的Hunter’s Valley,西岸的Margaret River還有南邊的Tasmania,距離遙遠而且各產區的氣候差異很大,所以年份好壞並不一致。不過大致上來說90 年代1996年和1998年為澳洲的極好年份,2002年也被視為澳洲極佳年份之一。

從酒的色澤部份看起這幾瓶酒的顏色都有不透明的深紫色,顏色伸至杯緣,如同剛裝瓶的酒顏色般,絲毫沒有陳年7年的感覺。在香氣的部份Clare Valley 的Leasingham與Armagh 十分精彩,有著明顯的黑胡椒與乾李子香氣,還有類似薄荷的香氣,Rosemount 的濃郁黑莓果乾李子香也是非常迷人,雖然Maurice O’Shea,Brand與Wynn 也都有明顯的果香,但是在層次上比前面三款酒差一點。口感上這些酒比其他澳洲酒柔順細緻,Rosemount 在尾韻上比其他酒短,酸度的部份Maurice O’Shea 較高。相較之下我比較喜歡Leasingham 和 Armagh。

通常酒體濃厚的酒並不適合搭餐,不過我想如果能把這些酒跟餐點做一個搭配也是一個有趣的試驗,於是與其他酒友討論後我們到信義路上一家叫做”食為天坊”的餐廳用餐,順便嘗試一下這些酒與菜餚搭配的情形。餐廳的菜餚主要是以港式料理加精緻小炒為主,口味較重但非常下飯。為了搭配酒品我們特地點了肉類料理來搭配這些酒,第一道上來的乾菜滷肉與大腸就跟澳洲酒非常搭配,而這些酒在打開幾個小時後似乎變的更柔順,Wynn之前略悶的香氣在餐廳時散發出來,之後上桌的像客家小炒、蛤蜊獅子頭、三杯田雞、乾炒魚干花生等也都跟酒搭配的很好。餐廳上菜速度很快,我們吃喝的也很過癮。

澳洲酒已經從Down Under 逐漸變成 Above Others!

食為天坊: 台北市信義路4段150號 電話: 2754-3168
創作者介紹

葡萄酒講談社

winescho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