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前我許下我的新年新希望,其中一個是我希望今年能夠喝到很多好喝的”白葡萄酒”。

過年後喝到的第一瓶酒是1996 年Leflaive 的 Puligny Montrachet Clavoillon,香氣柔美而且口感柔順,仍有些許酸度但尾韻細長,是一款非常不錯的酒。之後跟幾個酒友到Tutto Bello 用餐,我帶了一瓶我在英國買的2002 年 Blair-Gagnard 的Batard Montrachet,這瓶酒香氣口感十分細緻,搭配餐廳的菜餚十分合適。或許很多事情冥冥之中已經安排好了。

上星期在友人邀約下參加一場由酒商舉辦的Egon Müller餐酒會,餐會前他提到當晚很可能會出現TBA (trockenbeerenauslese:遲摘貴腐酒)夢幻酒,所以我抱著期待的心情迎接這一天的來臨。說Egon Müller TBA是夢幻酒不為過,因為它的產量非常少,而且不是每年生產,所以市面上幾乎看不到這一款酒。前年酒友C 醫師發現德國某一個酒商有他的1976年TBA,他親自到那裡檢驗酒的狀況發現無瑕後才把他買下來帶回台灣,之後為它舉辦了一場餐酒會。當時我因事無法參加,深感可惜。

這一場Egon Muller 餐酒會在敘香園舉辦,以中式西吃的方式上桌,比一般大桌菜精緻。第一款酒Graff 酒莊的Piesporter Michelsberg Riesling Kabinett 2003口感微甜但有酸度均衡非常適合當餐前酒,用它來搭配中式小菜也不錯。Egon-Müller Scharzhofberger Riesling Kabinett 2003 的香氣與口感比較濃郁,單飲不錯然後搭配其他菜餚不錯,但跟干燒大蝦搭配時卻有鐵鏽味出現,並不合適。之後上來的酒是Egon-Müller Scharzhofberger Riesling Spätlese 2003 (2002 年原本並沒有酒單上但主辦人特別開了這一款酒讓我們作比較)。我個人認為2003年的酒比2002年好,口感比較均衡而且尾韻濃郁,甜度也比較高。2002年的酒果香不像2003年明顯,酸度比較高但整體架構比較鬆散。

最後主角1989 TBA上桌。這一款酒是酒廠老闆從他的酒窖拿出來然後一路隨他到台灣,所以品質上應該會比市面上同款酒好。我們這一桌分到一瓶TBA酒,之後他們又多開一瓶給大家喝,所以我們剛好可以對同一款酒的兩瓶酒作比較。第一瓶酒有著明亮的琥珀色,金色的杯緣在燈光下閃閃發亮,雍容華貴的濃郁熱帶水果香如芒果、百香果、蜜桃加上蜂蜜香從杯中溢出,入口後甜美的果香在口中一陣陣擁出,多層次的口感加上濃厚的尾韻使人回味無窮。酸度不是很明顯但是若沒有酸度喝這樣甜度的酒會等於在喝糖漿一樣。第二瓶TBA上桌時溫度較低,所以香氣與口感比較細緻但是果香就沒有第一款精彩,特別是在芒果香氣部份第二瓶酒就沒有那麼明顯,而且用心品嚐這兩瓶喝起來的感覺並不一樣,使人發現葡萄酒一但裝瓶後在瓶內會有不同的發展。

聽說目前一瓶1989年Egon Müller TBA市價約美金4,000元左右,所以光是TBA的部份我們當天就喝到價值美金8,000 元的酒,他又查到WineSpectator雜誌曾經給予這一瓶酒100分的評價,所以這一場餐酒會真的是物超所值。

能喝到Egon Müller 的TBA 已經很難得了,若能同時喝到2瓶Egon Müller TBA 而且還是同一個年份的機率更低,這樣的事我都能遇到了(跟當場的許多人),還有什麼跟酒有關的事會遇不到!

莫非是 2 X……………
創作者介紹

葡萄酒講談社

winescho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