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下大雨的周末中午,利用Ch. Brillette莊主Erwan Flageul(右持酒瓶者)上飛機前的機會,跟他聊了一下Ch. Brillette這間優質中級酒莊(Crus Bourgeois Supérieurs)。我們沒有喝酒,只有以咖啡為伴談酒,但餘味仍是長長久久。

   

Ch. Brillette座落於Moulis En Médoc,這是一個知名的中級酒莊戰區,像是Ch. Chasse-SpleenCh. Poujeaux 兩間特優中級酒莊(Cru Bourgeois Exceptionnels)就在其中,前者更是Ch. Brillette的鄰居。我很好奇Erwan如何看待這些雞犬相聞的朋友,不過Erwan還是先介紹了一下Ch. Brillette

 

Erwan表示Brillette這個字代表「閃亮」。因為酒莊部分葡萄園,剛好座落於山丘之頂,每當陽光照射時,丘頂的礫石反射陽光後就會閃閃發亮,故有其名。我用bling-bling這種非正式語言來形容,明知不太恰當,但希望跟Erwan開個玩笑──他果然聽不懂,但也不是他的錯,就有點像Benz之類的英文,最好留在國境之內。

 

Flageul家族的大本營,其實在巴黎;在波爾多經營酒莊,也不過三代。Erwan的祖母是在1976年時自別人手中買入這個酒莊,Erwan表示:「70年代的時候,祖母本來想自Ginestet家族買下Ch. Margaux Margaux那時因72’ 73’ 74’ 連續三個爛年份賣不出去,只好尋求新東家);但是祖母嫌Ch. Margaux的廚房太小,燒菜不方便,所以轉而在1976年左右買下Ch. Brillette。」

 

Erwan父親另有事業,深知買下Margaux需要很多時間整理,根本無暇分身,所以最後也沒同意,於是家族就選擇接下Ch. Brillette。如今,非常年輕的Erwan獨當一面,酒莊設備與品質也自2000年起大幅提升,他訂下了一個改革計劃──希望將Ch. Brillette提升至Cru Bourgeois Exceptionnels嗎?我好奇地追問。Erwan卻是搖搖頭!

 

Erwan表示他們家族在波爾多的歷史不夠長,這在論字排輩看出身的波爾多,對爭取更高等級的分級是有很大影響;再加上中級酒莊的評鑑向來爭議不斷,他決定自2005年份起,將Ch. Brillette酒標上的Crus Bourgeois Supérieurs拿掉。Erwan並不擔心這會影響市場,反正該有的評分都有,一切都證明了酒莊的實力。

 

由於對Ch. Brillette以及二軍的Les Hauts de Brillette並不陌生,所以手中端的是咖啡,兩個人卻是聊著Ch. Brillette的酒。我認為他們家的酒喝起來,尤其是與鄰居Ch. Chasse-Spleen相比,不論是一軍對一軍,或是二軍對二軍,結構似乎都有一點鬆散的感覺。Erwan表示他也瞭解這個問題,透露酒莊正在進行改作,一些不好的梅洛將會換成卡本內-蘇維濃,未來的酒將逐步修正結構。他說這得需要20年,太年輕的葡萄藤不會有什麼效果。

 

作為一個中級酒莊的二軍酒,Les Hauts de Brillette在亞洲算是有著不錯的成績,尤其在韓國市場更是大放異彩──Erwan太太的韓裔血統,應該是重要因素。談到未來,席間有一句話,餘味可說是長長久久──「2007年波爾多級數酒的品質與報價如何,大家都很清楚。消費者自己會去尋找合適的酒款,Ch. BrilletteLes Hauts de Brillette當然不會缺席。」



創作者介紹

葡萄酒講談社

winescho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