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資訊
我們也有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wineschooltw

一頁台北

Granbussia 1999  有些葡萄酒書, 像是參考書! 對我來說, 參考書的目的是查, 不是讀. 最近在查一些資料的時候, 發現有一位蠻知名的作者, 在洋洋灑灑的一大本書裡, 用了一頁文字埋藏了他個人的一些觀點, 我對這種與正題無關的東西, 一向很有興趣.

簡單說, 我「化約/還原」的認為, 作者相信在葡萄酒這一行, 有些人不喜歡被稱為Journalist, 他們認為他們是Wine Writer. 在作者筆下, Journalist是一群不太懂酒的人.

為什麼這樣說呢? 我可以理解. 因為絕大多數情形下, Journalist花在瞭解葡萄酒, 葡萄園, 葡萄農的努力與時間, 絕對沒有Wine Writer, 如果Journalist蜻蜓點水就可以幹起Wine Writer的工作, 也跟Wine Writer一樣滿口土壤, 種植, 釀造, Wine Writer當然有話要說.

於是, 這一位Wine Writer在書中寫著: 有多少Journalist拿過MW? (意思是, 他們到底懂多少?)

字裡行間, Wine Writer筆下的Journalist, 似乎有著絕大影響力, Wine Writer批評他們用喝波爾多酒的方法認識布根地” ,  “關起門來在旅館試酒, 卻從不花時間走入葡萄園傾聽”....

可是, Journalist有令人信服之處, 他們不是酒商, 不介入買賣, 某種程度取得廣大消費者的信任; 此外, 他們可以用令人理解的語言與分數系統, 直接與大眾溝通. Wine Writer寫酒, 很少討論酒價合不合理, 但是Journlaist寫酒, 卻可以大大方方的把酒價放在文章中思考, 作出採購建議.

在英國, 很多Wine Writer, 甚至MW, 本身就是酒商, 或者跟酒商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 不難想像, 只有你是酒商的時候, 才可以名正言順的利用各種工作時間與機會去瞭解酒 (並且去付你日常生活的帳單).

但作者也承認, Wine Writer如果是酒商, 不免讓他們飽受批評, 畢竟瓜田李下, 是可以有合理的懷疑. 尤其以普行的專業意理來看, 評論者如果本身介入銷售買賣, 那報導公正性很難不受挑戰. 作者坦蕩的說懷疑的人請拿出證據!” 問題是讀者/消費者不是法庭上的原告, 根本不需要提出什麼證據.


作者寫了幾百頁英文
, 出了一本像是磚頭的書,用了其中一頁來表達自己的立場. 我很高興在一本「只查不讀」的書中巧遇了這一頁.


創作者介紹

葡萄酒講談社

winescho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effrey_xu
  • 振聾發嘳 振聾發嘳
    消費者也只能在茫茫酒海自己找出路了
    飄在酒海上的不論是報紙酒專欄或是酒專書 , 都不會是好浮木
  • 阿光
  • 深感不足,只敢當個消費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