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breck_BW.jpgTorbreck_David Powell  印象中的澳洲Barossa Valley, 拜大陸型氣候影響, Shiraz的果香屬於黑色水果系, 藍莓, 黑櫻桃, 甚至厚重的梅李味. 風格粗獷而厚重, 堅實有力, 一瓶酒久醒不開是很正常的事. 但是Barossa Valley的紅酒真如此? 那白酒呢? Barossa Valley有白酒嗎?

Torbreck Vintners是Barossa Valley相當有名的Shiraz生產者. 不但美國主場的葡萄酒媒體推崇, 在英系評論中也有不錯評價. 酒款實力強, 尤其在Barossa Valley的氣候下還能兼顧難能可貴的細緻, 委實不易. 不過隨著酒的知名度大增, 競逐者眾, 價格也是水漲船高.....

Torbreck Vintners的釀酒師David Powell日前來台, 某種程度宣誓了這個品牌在台有了正式代理商. 簡單豐富的品飲會中, 他先祭出了Torbreck的白酒, 一款Barossa Valley的Semillon. 要喝澳洲Semillon可以找Hunter Valley, 要Riesling可去Eden或Clare Valley, Chadonnay也有Adelaide Hills, 但是Semillon?

  

Powell其實也同意Barossa Valley並不是一個好的白酒產區, 但是他的100% Semillon, 產自一種皮厚, 來自Madeira的無性繁殖系, 它抗日曬能力較強, 整款酒富蜂蠟, 杏桃, 柑橘屬香氣, 帶一絲礦物味, 很奇特的經驗, 尾韻轉出類似Riseling的一些汽油味, 一款不甜而易於搭餐的白酒, Barossa Valley的白酒!

Barossa Valley氣候溫暖, 那這樣的白酒需不需要加酸? Powell說他的白酒 (2009年份) 不必. 講到加酸, 通常加酒石酸的話, 第一次發酵之前或之後都可以, 不過一般普遍認為, 在第一次發酵後加酸, 飲用時很容易查覺, 因為「事後」加的酸不易整合. Powell也持同樣想法, 不過他話峰一轉, 強調Penfolds的酒加酸,「總是」喝的出來, 全場大笑....

不難想像, 像是Penfolds這樣的酒廠, 生產量大, 葡萄來源廣, 第一次發酵後還要再做酸度調整, 才能讓成品維持一致. 此刻, Powell興緻勃勃地講開了, 他說, Robert Parker-他的好友, 有一次跟他聊到Penfolds的酒, Parker向他表示Penfolds的酒好像來自化學課 (No offense whatsoever)....

Powell還真會鋪梗, 他回Parker說, 「Penfolds的釀酒師是Peter Gago-很有名的釀酒師, 不過Gago以前是一位化學老師....」



創作者介紹

葡萄酒講談社

winescho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