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jou Olivier Cousin (AOC)

去年十月法國酒界有一件「小」新聞,那就是Anjou著名的「小小」生產者Olivier COUSIN,遭INAO (國家原產地名稱管理局) 控告不當標示AOC,可能面臨2年牢獄或40000歐元的罰款。因為Olivier Cousin在酒箱(非酒瓶)標示Anjou Olivier Cousin,不但有著「不允許出現的Anjou」,同時AOC三個字的字首還特別以紅色標出,遊走法律邊緣,諷刺意味濃厚,INAO當然要殺雞儆猴。

Olivier COUSIN就規模而言,Olivier COUSIN雖是小小生產者,可是此人在有機酒界的名聲卻是大大,台灣要喝他的酒也不難:(前)伊瑪喀/The Warehouse 都有進口。此人刻意在酒箱上標出AOC,就是為了要抗議產區制度日趨荒謬、龍蛇雜處,尤其INAO在2005年同意Anjou AOC可以在同一個年份既加糖又加酸,更是讓的Olivier COUSIN暴跳如雷;而這項法令的改變,背後不離集團贊助的陰影。

葡萄酒是法國重要的出口商品,就外銷的普遍情形而言,只要能掛上AOC,在市場上就會有比Table Wine更好的價錢。AOC的標準愈鬆,相對的利益不言可喻,可是卻同時損失了制度的意義與商譽。堅持有機生產、拒絕添加物的Olivier COUSIN,「抗議」的不僅是INAO的標準,同時希望法國政府重視「工業」污染問題,盼能提升小酒農的生存空間。因為大型量產酒莊與合作社攜手創造的利益,並沒有回到酒農;相反的,就經濟而言,小酒農的生存空間日益壓縮,尤其是產區共享的種植環境中,法規若允許化學殺蟲劑與除草劑的大量使用,只會讓土地更受污染。

Olivier COUSIN一向重視有機耕作,甚至犁田與運送葡萄用的都是馬,而不是機械動力機具。去年十月初,在出席面對INAO的訴訟中,他以兩匹馬載著一桶自家的酒出現在Angers的法庭外,一場法庭外人聲鼎沸的野餐,加上美酒分享,交織成了一場行動抗議劇,聲援的還有當地的酒農與葡萄酒作家。其實此一AOC事件已經拖了好幾年,但法院最後又將聽證程序延至今年3月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eschool 的頭像
wineschool

葡萄酒講談社

winescho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