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在目前互信基礎很低的社會裡, 任何不公平與瑕疵都會被放大檢視, 然後加以嚴厲批判. 盲飲, 本身就是爭議性很高的喝酒方式, 常被用來羞辱達人的方法. 一個多月前, VinoRich 的老闆Kevin, 也是我多年的老酒友, 向我提出舉辦盲飲比賽時, 我們所擔心的, 是如何讓參賽者, 感覺他們是在一個公平的比賽規則下, 評估自己的品酒功力, 而願意共襄盛舉. 畢竟, 對很多人來說, 喝葡萄酒是一件享受的事, 有必要喝到有壓力嗎?

 

於是, 我們決定參考世足賽的賽制, 做了小許的修改. 在比賽範圍裡面, 我們也公開的讓參賽者知道葡萄品種跟產區範圍, 設計出每一次的PK 勝利, 下個階段的難度會增加. 或許, 這樣PK 法跟抽籤運氣有蠻大的關聯, 但是我們相信, 有實力的人會因為這樣而出線.

 

規則及範圍確認後, 我們才開始在網站及臉書上公告比賽.

 

老實說, 一開始的回應並沒有我們想像的熱絡, 給了我們一個要不要繼續辦下去的難題, 畢竟如果只有幾對來參加, 這會像邀請賽而不是真正的比賽, 還好, 賽制及範圍公開後, 有許多酒界大老願意參與, 讓我們在第一個截止日期, 收到八隊報名. 這讓我們安心些, 因為依據賽程, 從八強到獲勝, 至少要經歷三次的PK , 三次的連續獲勝, 光靠運氣真的說不過去. 想不到截止日期後, 有更多隊願意參加, 這讓我們陷入另一個難題, 畢竟, 一般PK 賽程, 8隊或16隊比較好處理, 13, 這樣的數字, 也難安排比賽PK 場次, 此外, 優先報名的人, 也不應該因為有隊伍在截止日後加入, 受到不平等待遇, 於是安排賽前賽Preliminary, 只有部分的八強隊伍, 需要跟後加入的隊伍PK, 才能確定八強的位子. 不過, 當一切看起來ok, 原八強的隊伍之中, 有一隊因事無法參加了, 後報名的五隊, 也有兩隊因故取消參加, 其中一隊是比賽兩天前, 所以原8隊加後5隊的賽程, 最後改為7 + 3的賽程.

 

PK 輸贏判斷, 是下一個要處理的問題. 在國外, 很多盲飲比賽的輸贏, 在於陳述酒品的能力, 及邏輯推理的流暢性, 答案對錯, 反而不是主要獲勝的準則. 這樣的賽制, 裁判本身的公信力, 相對來講比較重要, 不過, 這次比賽的隊伍, 不少是酒界達人級的人物, 自己都可以當裁判了, 如何判斷他們的輸贏. 於是, 我們決定用答案卷上寫的來評斷輸贏, 也就是說, 答案卷上寫的答案, 依照葡萄品種, 國家, 產區, 年份, 依不同比重評分, 分數高的就PK 獲勝, 進階到下一級. 這樣處理掉評審裁判不公的問題.

 

下一個難題, 應該說是這次比賽的主軸, 就是比賽酒品的問題, 畢竟, 酒品可否重複使用, 酒品是否有產區代表性, 總數要多少, 萬一corked 怎麼辦, 這些問題是我們下一個要處理的方向. 照我們原來的規劃, 如果每一輪比賽喝到的都是剛開的酒, 從決賽的20, 準決賽4強的16, 8強的12, preliminary 10, 加上可能遇到corked 而必須換下的酒品, 最少要60款酒, 而且我們覺得這些酒款, 最好是來自各產區的代表酒莊, 所生產的中價位酒品, 而這些代表酒莊, 在台灣也都分布在不同的進口商, 如何聯繫及願不願意贊助是另一個很大的問題. 還好, 這些年, 我跟HP,  跟這些酒商結了不少善緣, 買老臉的跟將近20個進口商取得比賽所有的酒品. 加上有C&S Wallace 的相助, 提供兩個Size 的品酒杯, 讓每一梯次比賽的杯子都能用到新的.

 

這些比賽前的準備, 所有細節的安排, 為的都是公平”, 因為只有公平”, 才是對參賽者最大的尊重. 而我們希望做到的, 在一個公平公開的平台上, 讓認真的品酒人有檢視自己品酒功力的機會, 也讓年輕一代有能力的人在這裡能夠發光發亮. 這樣的比賽方式, 我們之前沒有見過, 很多都是遇到難題時才處理, 跌跌撞撞的慢慢前進. 很多地方我們或許可以做的更好, 若有下一次, 我們會改善.

 

剩下來的, 就是比賽當天的事了….待續


創作者介紹

葡萄酒講談社

winescho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