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澳洲在世界酒壇爭得一席之地的「奔富酒廠」(Penfolds),日前舉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品飲會。下午的試飲部分以市面流通酒款為主,由Bin 389領軍;晚上則是Koonunga Hill系列,包括復刻版的Seventy Six2006),以及令人難忘的同系列老酒。

 

談到奔富酒廠,許多酒迷對GrangeBin 707等品項如數家珍,即使是「窮人的GrangeBin 389」,也早已在此間建立了品牌忠誠度。葡萄酒迷的忠誠度一向低於情場高手,很少有一個品牌/酒款能讓消費者如此青睞,可見其品質的確有過人之處。但是奔富這次更是大步向前,它希望表達這個品牌不僅是製造一些拍賣酒或流行酒,同時也致力於釀製白酒、平價酒、實驗酒,甚至一些向過去典範致敬的復刻酒。

 

 

奔富這回將重心放在Koonunga Hill系列(酒款為希哈混卡本內),許多業界人士看到酒單都輕嘆了一口氣,彷彿在現場要看到Grange或是Yattarna才會滿意,不然至少St. HenriRWT也要在列,畢竟上回釀酒師Oliver Crawford前來時還有Grange隨行,這回怎是Koonunga Hill,整張酒單上也只有Bin 389是他們期待的重點。

 

 

這回來台灣的是釀酒師Kym Schroeter,他非常年輕,可是在奔富已服務了二十多年。Schroeter的父親、叔叔、兄弟全都在奔富工作,有關奔富的一切,他簡直是「如數家珍」。他花了許多時間滿足來賓對Grange的好奇,甚至還透露出一些足以影響拍賣行情的訊息(像是Grange哪一年用的是新桶),不過當他開始很認真地解釋Koonunga Hill系列,以及這個系列如何在1976年因葡萄豐收而誕生,很多人只是等著喝那最後的Bin 389

 

 

也許很多人不相信Schroeder所說的「Koonunga Hill可以擺個二十年!」畢竟這只是一支新台幣三位數的酒。晚間,Schroeter拿出了Koonunga Hill系列的86919806,還有復刻酒Seventy Six06)來展現酒廠的信念與承諾。首先在06與復刻酒Seventy Six的比較上,為紀念1976首年份而發行的復刻酒,明顯的內歛、沉靜,年輕時有著梅李香氣,可以想像陳年後會轉為精緻的雪茄盒與皮革味,而這正是它希望追求的懷舊風格;至於Koonunga Hill 06則是較多的紅色水果香氣,醃漬櫻桃為主,口感奔放而甜美。

 

 

但是Koonunga Hill的老酒登場,情況完全改觀。98是南澳好年份,幾百元台幣的酒現在喝來居然是花香四溢,紫羅蘭為主的基調,尾韻還有一絲高級檜木香;酒質細緻、單寧如絲絨般纏繞舌間。再接下來的9186也是十分精彩,在此無法一一贅述。想想86已經高齡二十,它如果是名酒,那二十年不算什麼,問題是這款酒現在的新年份也只是幾百元而已,但老酒卻可以如此地扣人心弦。

 

 

Schroeder現在是奔富白酒團隊的主持人。言談之間,他除了介紹澳洲釀酒業如何利用酸鹼度來控制微生物成長,也與我們分享白葡萄品種在澳洲的未來。當我們話題轉到麗絲玲時,他更是眉飛色舞,像是Koonunga Hill另一支復刻酒Autumn Riesling本就是酒界期待之作(已發表),2008更是他口中「永不後悔」的好年份;還有另一支行家「好康不相報」的Bin 51,除了充分利用Eden Valley的板岩特色,花香為主的高雅基調更是有別於Clare Valley的熱帶水果風情。

    作為澳洲酒的先行者與領導者,奔富除了在下午讓來賓們瞭解了Bin系列的精采實力(像是來自Coonawarra,以薄荷香氣主導Bin 28);更藉由晚間的Koonunga Hill的垂直品飲展現名家風範。許多人宣稱他們的酒「既有陳年實力,現在喝也行。」但是奔富只用平價酒款就足能說服。最後,奔富的朋友贈送了一本非常有價值的原廠參考書《The Rewards of Patience》。至此,我終於明白了奔富的釀酒哲學。

原載於<品醇客>雜誌


winescho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