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 Holliday

享譽酒界的澳洲葡萄酒權威James Halliday,同時具有釀酒師、國際比賽評審、葡萄酒作家的身份,同時70 年代初也是Brokenwood酒廠的所有人之一。他表示這些多重身份對美國人來說可能很難理解,「但是我之所以同時從事這三項活動,是因為其中任何一項的收入都不夠,所以只好三件事一起來!」 

有了這樣不拘小節的開場,讓這場私下進行的四人餐會變得百無禁忌!我們喝著臨時買來的紅白酒,配著素食buffet餐廳內的日式蒸蛋、港式點心、中式麻油雞 (他回憶起四年前他訪問中國,也是遇到了一些「外型很像其他食物」的素菜)!一張桌子上不但筷子叉子齊飛,同時有酒也有茶。

當然,對於Penfolds Grange一次喝50多個年份,日前才主持DRC品酒會的世界級大師而言,實在沒有什麼可以準備的酒款;平常用來搭餐的一支紅一支白,堪稱足夠。不過,酒雖然可以簡單,但是他帶來的知識與資訊可一點都不簡單。像是氣候暖化的問題,他認為聯合國附屬機構下轄的IPCC(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所推算的結果,模型本身就有高度爭議,若以更長的觀察單位而言,像是200年以上的周期,地球可說是在冷卻而不是暖化;也因此,基於此推估而作出「部分葡萄產區應該轉往更涼爽區域」的判斷,是缺乏長期有力的證據。

反之,就算IPCCHalliday認為此一組織有其政治立場)的說法成立──也就是大氣中的Co2濃度升高而造成平均溫度上升。最近的研究反而顯示,平均溫度如果上升在攝氏1度以內,Co2濃度會促使多餘的養分流入葡萄枝葉,利用修剪枝葉的葡萄園管理方式,反而可以讓果實有著更好的熟成效果。

除了一些葡萄酒的問題,我們也聊到HallidayRobert Parker的想法。他表示Parker對酒界的影響眾所周知,他也曾多次與Parker同台評酒。他認為Parker私下是一個非常平常而又友善的人,但是拿起筆後卻有點像是一隻怪獸。Halliday用了“Jekyll & Hyde”的比喻來形容「註:變身怪醫」,也提到他曾跟《The Emperor of Wine作者Elin Mccoy聊過,Mccoy說書出了之後,Parker就沒有跟他聯絡過。

Halliday“breathless prose”來形容Parker寫的tasting note,也利用Clive Coatestasting note作為對比(這實在是很有趣的例子,聽了真是很眼睛一亮),光這些部份就聊了半個小時。他認為,In general, he (Parker) is very consistent with the wine he likes and the style he likes. 後續部分另文再PO.


創作者介紹

葡萄酒講談社

wineschoo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